温儒敏:“统编本”语文教材的编写背景

2020-03-09 2979点热度 1人点赞 0条评论

首先,让我代表“统编本”义务教育语文教科书编写组,感谢大家采用这套教材。我想介绍一下这套新教材的编写背景。

这套新的教材包括小学和初中两部分,是义务教育阶段的语文教材,前面加上三个字“统编本”,全称就是“教育统编义务教育语文教科书”,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。今年先发行并投入使用的是一年级和七年级。其他年级教材还将陆续投入使用,要逐步取代原来的统编小学与初中的语文教材。以前我们习惯以出版社来简称各个版本教材,比如“统编”“苏教版”“粤教版”,等等,这套新教材,则可以叫“统编本”。

现有的语文教材编写出版还是“一纲多本”,大都是十多年前出版的,小学有12种版本,初中有8种版本,以后不会再增加新的版本了。原有的几个版本,现在也都做了修订,和“统编本”一同投入使用。“统编本”取代了原来统编,占有的使用面比较大,小学约达70%,初中超过70%。其覆盖面还要逐步扩大,成为统编教材。

为什么要编一套“统编本”教材?背景是什么?

这是中央的决定。早在2009年,中央宣传思想工作小组就召开过专题会议,讨论教材问题。考虑到实施“一纲多本”之后,虽然调动了地方和出版社的积极性,教材的编写出版呈现活跃的局面,但也出现一些问题,主要是市场的介入,教材的选择使用往往受经济等因素左右,不能真正做到选优。另外,就是教材主要由几个出版社组织编写,受到一些条件限制,加上当时编制的时间紧,评审的机制也不健全,出版社生怕不通过,编得比较仓促,这都影响到教材质量。社会上很关注教材,批评的声音不绝于耳,某些媒体也拿教材炒作,这也引起中央的注意。鉴于上述情况,又特别考虑到加强意识形态的需要,在2009年的会议上,中央领导同志(李长春同志)就指示,要组织编写德育、历史和语文这三科教材,并把这项任务交给了教育部。

党的十八大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教材问题作出重要指示和批示。刘云山和刘延东、刘奇葆同志就三科教材编写也多次提出要求。2011年,教育部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三科教材的编写申报,通过评审、推荐、遴选,报中央批准,组建了三科教材的编写团队。语文编写组主要由三部分人组成,一是学科专家,包括一些作家、诗人,二是优秀的教研员和教师,三是以人教社中语室和小语室为主的编辑。前后参加编写组的有60多人,另外还有外围的各学科的咨询专家、学者,人数就更多了。

“统编本”语文教材的编写从2012年3月8日正式启动,到现在4年多了。以往教材编制都由出版社来实施,请个主编,搭起班子,最多也就用一二年。“统编本”却用了4年,现在还没有编完。因为是“统编本”,上级领导非常关心,牵涉到方方面面的事也比较复杂,用的时间比较多,但也可以多打磨,编得更加精心一些。

4年来,教材编写经过非常复杂、曲折的程序,从编写大纲、样张,征求意见,大纲送审,到进入编写,广泛征求意见,确定选文,反复讨论和调整体例框架,编写导语、习题,先后集中全组讨论就有十几次,分头开会研讨的次数更不计其数。起始年级初稿出来后,严格把关,先后经过14轮评审,包括学科评审(看内容的科学性,适切性)、综合评审(相关学科配合及各学段衔接)、专题评审(重点请外交、测绘等部门审查有关主权、边疆海域问题,以及请相关部门审查重大事件、重要人物)和终审(全面落实价值观的情况)这四个环节。还送100名基层的特级教师提意见,最后才提交给教育部,并与去年8月直接向中央汇报,又经过一年的修改和试教,终于在2016年6月底的中央宣传思想工作小组会上得于通过,并批准投入使用。

我介绍这个繁复的经过,是说明“统编本”的来由、背景,不是挂名的“统编本”,而实实在在是为了贯彻中央的相关指示,在教育部的直接领导下,经过多年的艰苦打磨,才形成的产品。

墨余

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没留下